压力
晓伍博客:用心专注,分享生活及工作思考 JUST DO IT AND ENJOY YOUR LIFE!
标签类目:压力

关于理想和现实

当徐静蕾高呼理想照进了现实的时候,我们也在理想和现实间不断的交换着角色,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也是我们常常感叹的。

当理想的明镜高悬,而现实总是在时刻提醒我们自己,要踏足脚下的土地,有许多许多的压力,让我们失却了许多的梦想。

继续阅读 »

讨论人的原罪在精神和生存的双重压力下是否合适?

之所以谈到这个话题,是因为下面的一则新闻:

2011年6月28日上午10时,溺死两名脑瘫双胞胎儿子的韩群凤在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接受宣判,法院经审理判处韩群凤故意杀人罪成立,经综合审议决定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驳回韩群凤辩护人缓刑要求。

对于韩群凤为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主审法官薛枫艳回答,这是合议庭对韩群凤案件综合审议得来的结果。韩群凤杀害孩子源于多年累积的压力,并非单纯为了摆脱生活困难,所以有特殊的家庭背景,相对其他凶杀案,社会危害性较小,犯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应判3-10年有期徒刑,但合议庭考虑到韩群凤杀死两名儿子,违反了孩子的生命权和生存权,不适合判处缓刑。案发时其控制能力弱,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法院酌情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后,韩群凤的家人认为法院五年判得很重,表示考虑为韩群凤上诉。

是的,这样的行为在道德上面无法立得住脚,而如果我们探究深层次的因由,就不由得同情事主,也不由感慨人的善恶本有定根,只是情况不同,具有的克制力不同罢了。

继续阅读 »

尽力构筑和谐,种种事件显示社会压力何其大

从最近接连发生的幼儿园频繁遭遇杀人魔王屠童事件,还是最近深圳富士康的跳楼门事件,折射出现实社会的惨淡和人群心理健康状况堪忧,从种种迹象表明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可否认的是人们遭遇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均衡以及遭受种种不平等待遇有关,当原因积累到一定程度,就如同火山溶浆需要找到出口一样终将造成一定社会不良影响,据不完全统计,未来,精神病将成为社会一大种类疾病,人们的心灵心理健康亟须得到关注。

如果人们还将屠童事件界定为是极其个别疯子的极其个别行为,那么说明处理事件的领导可能判断取向需要调整。连温总理今日也表示,需要调查事件深处的原因,而不是简单进行处理或者加强警戒完事,如果仅仅发生一例即解决一例,仍然无济于事,可以想见结果是顾此失彼,应接不暇,只有从根本上发现并解决问题,才能构造真正和谐社会。

同样今年以来,深圳富士康多次发生员工跳楼、坠楼事件,逐渐演变成跳楼门事件。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昨日2010年5月15日,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连续有9名富士康工人因跳楼致死或伤残。这家著名的企业因此陷入争议之中,人们指责这无疑于是一家血汗工厂,富士康集团管理人员接受媒体的采访时婉转地承认,对新生代员工的“人文主义关怀不够”,在管理和企业文化方面有需要“检讨”的地方。

从更深层面看来,企业管理需要加强,对员工管理环境压力过大,职工工资待遇近些年来上涨速度过缓,从五湖四海汇聚到城市企业的乡村工人找不到归宿感是事件越演越烈的诱因,再加上生活上寂寞、困难无法排解,导致他们年纪轻轻便走向了极端,可叹息啊。

无论是什么样的企业,如此频繁地出现员工跳楼的现象,当然是管理方面存在问题,如此这样的“检讨”一点并不新鲜。去年7月,富士康员工孙丹勇从12层楼跳下身亡之后,富士康集团商务长就承认内部管理不足,在排解职工的心理困扰方面做得“不够细腻和有条理”。现在看来,富士康这方面的问题暴露得更为严重,已经不能用“不够细腻”来形容了。对自己的员工以死寻求解脱的独特企业现象,富士康早就不该王顾左右而言他,而应当郑重地向整个社会表示道歉。

富士康逐渐加大了在员工心理辅导和纾解的力度,从全国各地引进一批知名的心理学专家以加强员工的心灵治疗;同时,还从五台山请来高僧搞超度,关于此不敢苟同,最主要原因还是加强员工的人文关怀,对管理更人性化一些,企业层次勿须分的那么鲜明,层级鲜明的后果就是彼此之间隔离出无法逾越的沟壑,不小心就掉下去粉身碎骨。

期待从高层到地方政府、企业,乃至我们的每一个公民,必须重视这样频发的社会问题,对之加以思索,找到对症良方,期望这样的事件尽可能少的发生乃至杜绝不再发生,那么随着这一天的到来,希望我们拥抱真正的和谐社会。

2010年05月16日 记
转载文章请注明网事录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