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关于时间流逝 - 可忆网
晓伍博客:用心专注,分享生活及工作思考 JUST DO IT AND ENJOY YOUR LIFE!
« »

匆匆:关于时间流逝

字号:  小.  .  .

匆      匆

文/朱自清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

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小屋里射进两三方斜斜的太阳。太阳他有脚啊,轻轻悄悄地挪移了;我也茫茫然跟着旋转。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我觉察他去的匆匆了,伸出手遮挽时,他又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天黑时,我躺在床上,他便伶伶俐俐地从我身上跨过,从我脚边飞去了。等我睁开眼和太阳再见,这算又溜走了一日。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

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世界里的我能做些什么呢?祗有徘徊罢了,祗有匆匆罢了;在八千多日的匆匆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我留着些什么痕迹呢?我何曾留着像游丝样的痕迹呢?我赤裸裸来到这世界,转眼间也将赤裸裸的回去罢?但不能平的,为什么偏要白走这一遭呢? 

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这篇文章讲的是时间一去不复返,不要虚度光阴。从中我体会到时间就是金钱,联想到了自己已度过了一万多个日日夜夜,而这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我却干了些什么呢?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在这些匆匆日子里,除徘徊外又剩些什么呢?

我曾听说过这样一个笑话:一个公司人员向老板请假,公司老板对他说,一年365天,52个双休日,减去这104天,还剩261天,你每天还有16个小时不在工作岗位上,减去这170天,还剩91天,你每天用30分钟喝咖啡,用掉23天,还剩68天,你每天吃饭用1小时,用去46天,还剩22天,你通常每年向公司请2天病假,只剩20天,每年有5个节假日,公司不上班,减去这5天,还剩下15天,公司每年慷慨地向你放14天假,这样算下来,你工作时间只剩1天,而你还要请这1天假。读完这则笑话,我不仅哈哈大笑起来,笑完又有一丝寒意,虽然这位老板计算时间的办法不一定准确,但是这足以告诉我们要珍惜时间。

朋友,每当你打电脑的时候,日子从键盘上过去,看电视的时候,日子从屏幕里闪去。朋友,人生虽短暂,但细细地算一算,一生中我们有多少时间是用在工作、学习上呢?记得陈忠实曾经说过:无论往后生命历程中遇到怎样挫折、怎样的委屈,不要动摇,不必辩解,走你自己的路吧!因为任何动摇包括辩解,都会耗费心力,耗费时间,耗费生命,不要耽搁自己的行程。

朱自清小传:

朱自清,原名自华,号实秋。1898年11月22日生于江苏省海洲(今东海县)。1917年考取北京大学文科哲学系,改名“自清”,取字“佩弦”,1920年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次年4月加入中国新文学第一个文学社团文学研究会,初期写诗,长诗《毁灭》为人称道。1924年12月出版第一部诗文合集《踪迹》。

朱自清自1920年至1925年,先后在杭州、扬州、吴淞、台州、温州、宁波等地中学与师范执教,与俞平伯、陈望道、叶圣陶、夏丏尊、丰子恺、朱光潜等先后共事并成为好友。1925年8月赴北京任北京清华学校大学部国文教授,自此与清华结缘一生,直至1948年10月12日病重逝世。

朱自清一生作品与学术著作达二十余种,中有散文集《背影》(1928)、《你我》(1936)、《欧游杂记》(1934)、《伦敦杂记》(1943)。杂文集《论雅俗共赏》(1947)和《标准和尺度》(1948)等。

 

关于《匆匆》:

《匆匆》初刊于1922年4月11日《时事新报》副刊《文学旬刊》第34期。1924年12月收于诗文合集《踪迹》(亚东出版社)。1953年收于北京开明书店版的《朱自清文集》。1997年收于朱乔森(朱自清的儿子)编,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朱自清文集》。

朱自清在写作《匆匆》前后均有自述,见于给好友俞平伯的书信二则之中。“日来时时念旧,殊低徊不能自己。明知无聊,但难排遣。‘回想上的惋惜’,正是不能自克的事。因了这惋惜的情怀,引起时日不可留之感。我想将这宗心绪写成一诗,名曰《匆匆》。本想写散文诗,故写得颇长。但言节词句太弛缓了,或者竟不是诗也未可知。待写完后再行抄寄兄看。”(1922年3月26日)[1]

“《匆匆》已载《文学旬刊》,兄当已见着。觉可称散文‘诗’否?我于那篇大作当惬意,但恐太散文了!兄作散文诗,说是终于失败,倘不是客气话,那必是因兄作太诗而不散文,我的作恐也失败,但失败的方向正与兄反,兄谓何如?……我的《匆匆》,一面因困情思繁复,散较为适当,但也有试作散诗的意思。兄看我那篇有力竭铺张底痕迹否?”(1922年4月13日)[2]

在这两处自述中,朱自清述说写《匆匆》的起因,探讨《匆匆》的体裁,再三询问好友对此文的意见,可见朱自清对这篇小品的珍爱。   

朱自清的第一本诗文集《踪迹》收诗作31首,散文7篇,这篇作品被列在诗作中,由此推断,朱自清认为他创作的首先是诗,再次是一篇散文诗,一篇更像散文的散文诗。然而,后人评此文,多将此文视作散文,连朱自清的儿子朱乔森编的文集也将此文编排进散文卷。

通过朱自清的书信,我们可以知道,他的朋友俞平伯应该是评论此文的第一人,但是遗憾的是,现在已经无法看到俞平伯的回信了,因为“这些书信全在运动中丢失或毁掉了。”


[1]《朱自清全集》第11卷,120页。朱乔森编,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年11月。

[2] 同上,122页。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04-14 18:23由 晓伍 发表在文库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声明: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共享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可忆网

相关日志 »

AdSense »

悠享乐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3+19(必填)请输入两数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