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 - 可忆网
晓伍博客:用心专注,分享生活及工作思考 JUST DO IT AND ENJOY YOUR LIFE!
« »
2010-05-21文库

梦里花落知多少?!

字号:  小.  .  .

时光回到五年前的那个春日,和煦的春风迎面低抚着行人的脸,如同恋爱中人深情的对望,枫看着南明河边成双对的人们,心却止息不住的伤通,曾经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消散无踪影,然而时光的印记岂是如人们一般所说的就能随着时光渐逝而淡去吗?不能,这是枫现在的状态显示出来并在他内心感知了无数次的疼痛体验了……

有很多人,很多事,在记忆中如飘飞的蒲公英般脑海中浮上浮下,又如大海中一叶扁舟战斗大海,显的一切是那么渺小与悲戚,想想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些年,他无法忘却过去,巧笑嫣然的那个人却已不在身边,不再给他温存与呵护,让人莫名的找不到寄托的事物,人呀,有时候确实是困在自我的情感中而无法救赎,但是又心甘情愿的沉沦,为什么?这终究是为什么呢?没有人,说的清楚,就想神雕侠侣中李莫愁的痴心于一个男人以至仇恨一切男人,真可谓之“人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情感这东西没有几个人能够说的清楚。

五年前,枫考上了本省省城的一所工科大学,而同桌却没有考上,同桌是县城的一个女生,当时班上本来是没有男女同桌了的,但是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新上任的班主任却把他们当作“一对”分在一起成了同桌,班上唯一的。她是那种让人晃眼可以忽略的不是很美丽的女生,但是性情却是淡然易和人相处的,他们的同桌生涯就此展开,那是高二的时候。原来枫是从小镇上考入县城的,进入高一的成绩是班上前五,还算是比较优秀的吧,平时就喜欢一个人呆在教室、图书馆或者寝室,三点一线式的生活让他有些不苟言笑,甚至待人也有些许淡漠,事实上这是从外表看来,的确如是,但是没有深入内心,没有人了解彼此的想法!

还记得升入初一的那一年,从小学几乎以满分入学,自小家庭的环境就不太好,让他打小就认识能上学、上好学,才是最好回报家庭,回报父母的唯一途径,那时侯的农村来说,人们还是愿意孩子能读上去,所谓读上去就是鲤鱼跳龙门,扔掉锄头,跳出农家门。老一辈深深尝到了没有知识,没有文化的苦,只要孩子用功,一切眼前的苦和累都算不上什么,面朝黄土背朝天,起早贪黑,只是在那一亩三分地里劳作,而收成却是那么的微薄,人之生活差异也许是造物主的造化,有人生来享受荣光,有人生来求全温饱,太多太多的 事例足以让人明白,富贵事实也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人生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你的视野也势必得去扩宽。没有人帮你去做,没有谁逼迫你去做,逼迫,这在生活的道路上有时会是失灵的刹车,没办法停止,那将无可避免撞车等的灾难,人的自觉性很多时候胜于环境的逼迫,环境是促成人自觉的一个要素!

回到读书的课堂:学生的生活是惬意的,也是无优无虑的,没有太多的功利想法,也没有社会世俗渣滓的污染,一切都是那么纯美,那么淡然,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换上衣服去操场跑上两圈,枫还记得,高中时候的同寝室一位同学,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不知他在何方,当时两人很是谈的来,什么都谈,上自习也经常在一起,那位同学的家境也不是太好,事实上当时同班的同学,2/3的都是农村的同学,大家环境都差不多,也没有太多忌讳,在一起还是比较都谈的来,生活中偶尔的摩擦也肯定会是有的,但是谁又能保证生活这艘大船在航行的途中就一次也不偏向,至少在哥伦布在世恐也难办到吧。

两人早上常结伴跑到城郊再跑回来,回来时天已发白,三两的行人已渐次多了起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一天紧张的学习生活又开始展开,日子就那么一天天流走。一天貌似一天,而一天却不是过去的那一天,甚至也无法比对即将来的一天,所以有人向上帝许愿赐予他幸福,上帝要求三天,人说:昨天、今天、明天;上帝又说两天,人说:白日与黑夜。是呀,人的一生就由无数,事实上却是有尽数的三天和两天组成,每一天不管是平淡、还是多姿、或是充满了哀伤,始终它构成我们生命的轮回。

枫还常常记得同桌女孩每一天上课来时的样子,背着一个娇小书包,手里甚或还拿着两本时尚杂志或者小说,这可是为枫而准备的盛筵,枫喜欢看书,各样的,不分类别,不分喜好,甚或坐在回家班车上邻座的报纸也要借来一观究竟!因为校园图书馆当时有规定,每星期只能借多少本书,且不能逾期归还,否则罚款无赦,规章定在那儿,枫也没办法,只能央告同桌小鱼,私下他都叫她小鱼的,枫可是比较喜欢小鱼,常忆起童年伙伴一道在家乡山沟里用撮箕和小脸盆,去捉鱼的情景,他们捉回来后放在家里用过的啤酒瓶子里养着,可是空间实在是狭小之极,又或许是营养不足的缘故,甚或是鱼儿需要伴儿,需要回归群体方能长大。他们养过的小鱼没有一只能存活下来,没了几天就翻了白肚,常让枫们失落甚至是索然无味了,但是没过多久,那份踊跃却又如春日的桃红柳绿,冲破冬日的桎梏而昂然起来的那般生动,立马又开始叫嚷起来。那时溪水被搅的昏黄,莫说鱼儿,就是水草都被他们拨拉的不剩下几根,光着小屁股,浑身泥样的伫立在水沟中,阳光兜头洒下映照在他们童真而无谓的小脸上,仿佛时光那一刻是静止的,有如悬挂般的一幅画。

未完待续
该文发表于原来谷歌blog,现转过来想继续将之完成,待续待续 hoho
 

日志信息 »

该日志于2010-05-21 20:13由 晓伍 发表在文库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除了可以将这个日志以保留源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还可以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声明: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共享协议. 转载请注明转自 可忆网

相关日志 »

AdSense »

悠享乐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


=3+0(必填)请输入两数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