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忆网
晓伍博客:用心专注,分享生活及工作思考 JUST DO IT AND ENJOY YOUR LIFE!

交易系统建立的重要性

期货交易者(统称交易者亦可,转注)要取得成功至少需要过以下八道关:
一、止损关  交易初期,交易者通常入市不久就会遭受损失,甚至是一连串的重大损失。分析自己的交易记录后,才发现原来其中的一笔或者某几笔交易导致本金大失血,这时的资金曲线会表现为断崖式的下跌。  所以,交易者一定要防止发生大亏损的交易,要果断止损。止损是交易者最先接触也是最先学会的一门实战课程,它能保护交易者的本金支撑到下一关。
继续阅读 »

人有旦夕祸福,天有阴晴月缺!

2015年7月1日,在建党节这天,突如其来的,家中传来哥被大货车撞到,伤势严重的消息,真真的被震到了,家里面乱成了一锅粥,所有忙乱,担心,忧虑,但是对交通肇事还是不知道相关处理。

之后,回老家去处理这些事,大概12天左右才暂告一段落,虽然责任认定书没有下来,但是我也做好相关准备,如果处理偏斜,我们家属是不会答应的,大货车撞到我哥的摩托车,伤势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大车一方几乎是不理不睬,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继续阅读 »

记忆中的feed飞递订阅

嗯,谈及订阅功能,应该来说原谷歌reader聚合是众多网络大虾们喜欢的方式,但是随着谷歌在中国的穷途末路,特色使然,认真来说,谷歌是一家值得尊敬并作出好产品的公司。

姑且不论谷歌地图和邮箱这些耳熟能详的产品,光一个现在智能手机界都在借用的android原生系统,智能手机界侧目啊,强大的手机操作系统,现在大致应该是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80%市场占有率吧,真是非常强悍了呢。

当初的订阅功能有feedburner、feedsky,还有抓虾以及我烧等等,还有爱掺合的腾讯QQ邮箱聚合,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腾讯QQ聚合确实还挺不错的,有google reader的风范。

继续阅读 »

这样的人儿呀?!

首先,博客最近是因为时间太紧,生活中的大事需要办理的太多,所以一因时间,二因心情,于是乎更新很缓慢。

向各位问声好,最近都还好吧?

最近在出租房屋过程中遇见一个奇葩的承租人,因为我的房屋是四白落地,水电都是通了的,只是厨卫没有弄,于是这承租的就弄了下简单的,前一阵退租了,不是要交接押金还有一些房卡,要当面交接嘛,本着也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所以就简单检查了一下,各位想象一下,最后出了什么奇葩的事儿吧?!(见下详述)

继续阅读 »

反人类的暴行:可耻之举

最近几天来,现实生活以及网络上一片沸腾之声,全部在声讨针对暴徒对昆明火车站无辜群众生命肆意掠夺的暴行,8个暴徒面对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肆意行凶,旁若无人简直是视生命如草芥般,最终导致了29人遇难,143人受伤的惨剧(后续也许还有伤亡人数),使得许多人魂断他乡,遭遇灭顶之灾。

常说天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这不就是祸从天降啊,好端端的遭遇暴行。对这些暴徒,政府绝对不能手软,出现一起必须坚决予以打击,并顺藤摸瓜找到幕后主凶。并且国家政府须重视对人流量大的车站等人群集中地方加强安保力量以应对突发事件,并应该真对人群作细致的甄别和过关检查,不要让这些害群之马、漏网之鱼逃出检查的视线而危害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
继续阅读 »

又喜又纠结的flappy bird

好吧,这款flappy bird的手机小游戏实在是挑战难度啊,名字就是叫落地的小鸟,触控屏幕以使小鸟保持飞翔状态并穿越随之的绿色柱子则通过一关。是春节期间方才流行起来的一款小游戏,由越南的一名程序员开发,而且这款游戏的流行和火热完全是一个偶然的小天鹅事件,众多中外选手玩过后都大呼过瘾,但是难度过高,很多人连第一组柱子都通不过啊。就我玩了一天的过程来看,确实难度不是一般的。
继续阅读 »

杨绛新作五则略读!

杨绛作《忆孩时(五则)》 内容章节选取,在此帖出以飨读者诸君:

回忆我的母亲

我曾写过《回忆我的父亲》、《回忆我的姑母》,我很奇怪,怎么没写《回忆我的母亲》呢?大概因为接触较少。小时候妈妈难得有工夫照顾我。而且我总觉得,妈妈只疼大弟弟,不喜欢我,我脾气不好。女佣们都说:“四小姐最难伺候。”其实她们也有几分欺我。我的要求不高,我爱整齐,喜欢裤脚扎得整整齐齐,她们就是不依我。

继续阅读 »

富士康啊富士康-中秋之时的事端

“一对情侣晚上在餐馆吃饭,漂亮女友被隔壁桌醉汉吹口哨,他说反正吃完了咱走吧。女友说你怎么这么怂啊是不是男人,男友说犯不上跟流氓较劲。女友急,骂完男友又过去骂那群醉汉,结果醉汉围上来开打,男友被捅三刀,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了,临死问了女友一句话:我现在算男人了么?……如果你的女朋友被醉汉吹口哨你会怎么做? 你听说过”垃圾人定律”吗? 如果北京那位被摔的孩子妈妈知道这定律就可以避免孩子的悲剧! 一位朋友在正确的车道上行驶,突然间一辆黑色轿车从停车位开出,正好挡在前面。 朋友立即踩刹车,车子滑行了一小段路,刚好闪开来,两车之间的距离就只差个几厘米!这辆车的司机凶狠地甩头、并且朝着我们大喊大叫! 朋友只是微笑,对那家伙挥挥手。我的意思是:我朋友表现得很友善。于是我问他:“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做?!那家伙差点毁了你的车,还可能伤害我们!” 这是当时我朋友告诉的我话,现在我把它总结 继续阅读 »